懂球网-懂球帝-体育网-福州派克斯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体育乒乓球

公共体育场所应如何体现公益性?我市部分体育场馆免费开放时间少收费高

  “石子山体育公园乒乓球馆之前一直都是5元一个小时,最近突然涨到15元一个小时了,希望你们来看看

  “石子山体育公园乒乓球馆之前一直都是5元一个小时,最近突然涨到15元一个小时了,希望你们来看看。”近日,有市民向12345热线反映,江北区石子山体育公园的乒乓球馆调整了价格,翻了两倍多,影响了他们锻炼的热情。

  12月8日上午9点30分,记者来到石子山体育公园田径运动场,市民抓紧最后的半个小时锻炼,10点以后田径运动场将不再免费开放。(记者 崔曜摄)

  除了反映运动场馆调价之外,还有市民提到了不少运动场馆的免费开放时间短,限制了他们运动的时间。

  事实上,促进大型体育场馆免费、低收费开放,一直是我市促进全民健身的重要手段。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9月,我市已有69个大型体育场馆免费或低收费向公众公示,开放时间达26.7万小时,服务群众健身达2613.7万次。

  这些体育场馆运行的现状如何?为何市民会投诉这些体育场馆变相涨价?重庆日报记者进行了调查。

  “休息一下,等下我们再来一局。”12月7日上午10点,在大田湾全民健身中心乒乓球馆,市民刘聪刚好与朋友打完一局。他们走到场边,拿出包里的毛巾,擦了擦头上的汗水,讨论着下一步计划。记者看到,乒乓球馆内聚集了不少市民,他们挥舞着手中的球拍,享受运动带来的快乐。

  记者来到大田湾全民健身中心乒乓球馆,12点到下午2点为免费开放时间,打球的市民也多了起来。(记者 崔曜摄)

  “自从2015年实行免费低收费开放,我们就常来这儿打球,这里每周一到周五中午12点到下午2点免费开放。除了这两个小时外,每张球台在工作日的价格是每小时10元,周末及节假日的价格为每小时15元,比同档次的商业性场馆便宜多了。”刘聪告诉记者。

  随后,重庆日报记者走访奥体中心、石子山体育公园、华熙LIVE文体中心、渝北区全民健身中心等多个大型体育场馆后发现,这些场馆均已实现免费、低收费开放。其中,免费开放的时段多集中在早上6点到上午10点之间。低收费时段则主要集中在工作日,一小时的价格也在10元至35元之间,远低于同档次商业场馆。

  “免低开放是道惠民大餐,激活了全民健身的精气神。”奥体中心相关负责人表示,无论是夏季的桑拿天,还是冬季的严寒日,免费开放的体育场内都会聚集大量的市民。同时,记者采访了数十名市民,超过六成的市民认为免低开放政策为他们健身提供了很大便利。

  既然免费、低收费开放受到不少市民的追捧。为何石子山体育公园乒乓球馆的价格调整会引发市民的不满呢?

  记者来到了石子山体育公园乒乓球馆,服务台前贴着一张白的告示,上面写到“该乒乓球馆每天6点到10点免费对外开放,10点至16点收费为10元一小时一台,16点到22点为15元一小时一台。”

  “之前都是5元一小时,现在突然涨到15元一小时,让人有点无法接受。”73岁的何劲友是乒乓球馆的常客,退休多年的他喜欢约几个球友切磋一下。“免费、低收费开放是潮流,乒乓球馆的设施基本没更新,却提高了价格,不是变相地把爱打球的市民拒之门外吗?”

  “事实上,我们并没有涨价,而是更换了收费方式。”陈明表示,石子山体育公园乒乓球馆自2014年开始,一直是按照5元/人次的价格进行收费。不过,近年来,随着到馆锻炼的市民增多,经常会出现争抢球台的现象,有时市民甚至在场馆内发生口角。

  “我们决定在11月8日对价格进行调整,从原来的按人头收费改为按台收费,并升级了预约系统,让市民可以通过线上进行预约。”陈明认为,如果按照每位市民在乒乓球馆内打两个小时球来计算,费用基本和原来持平。

  另一方面,不少市民在对免费、低收费开放政策表示肯定的同时,还表达了希望延长免费时段的意愿。

  “重庆大型体育场馆的免、低开放时段一般都集中在工作日的白天。对于我这种上班族而言,基本无法享受免费开放时段。”市民彭华兵说,如果这些大型体育场馆在周末也能继续实行免、低开放政策,就更好了。

  他的话也得到了陈明的证实。“免低时段来锻炼的大多是退休的老年人,而市民集中锻炼的热门时段一般都是从18点到22点之间。”

  记者了解到,除了重庆,全国其他城市的市民也希望延长公共体育馆免费开放时间,阻碍免费开放的一个很重要原因是运营成本。

  陈明给记者算了一笔账:该体育馆每开放一小时,电费、清洁维护等各方面的成本平均达200元,一天开放8小时,每周就要11200元。而大型体育场馆属于经营性事业单位,设备更新、人员工资等成本还是要靠运营来消化。陈明坦言,“如果免费时间增加,或者长期低收费,我们经营会有很大困难。”

  重庆社会科学院法学与社会研究所研究员丁新正认为,公共体育场馆应体现公益性,对市民的收费应该以其运转的成本为限。“公益性的场所外包给企业运营,用市场化手段提供公益性服务不是不行,但不能过度经营失去了本身的公益价值。”

  “全市缺乏顶层设计,没有明确规定哪些场馆进行低、免收费开放。”西南大学体育学院院长黄晓灵表示,政府要有明晰的政策,下面单位才能落实到位。另一方面,黄晓灵建议加大对公共体育场馆的财政补贴,注重区域均衡发展。“有了经费的保障,还要有足够的场地和运动设施,配套饮用水、更衣室、储物空间等服务,并加强专业人员的培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