懂球网-懂球帝-体育网-福州派克斯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田径运动

井喷式突破!中国田径发生了什么?

  苏炳添百米9秒83,一战封神;王春雨800米决赛第五,创造中国田径历史;  男子4×100米接力决赛第四,平奥运最好成绩;女子4x100米接力决赛第6,创历史最佳成绩……  惊喜之余,大家也不免好奇,中国田径队到底发生了什么?何以在东京奥运会上大放异彩?  田径项目,被誉为“运动之母”,奥林匹克的皇冠;而百米短跑,就是这顶皇冠上的明珠

  苏炳添百米9秒83,一战封神;王春雨800米决赛第五,创造中国田径历史;

  男子4×100米接力决赛第四,平奥运最好成绩;女子4x100米接力决赛第6,创历史最佳成绩……

  惊喜之余,大家也不免好奇,中国田径队到底发生了什么?何以在东京奥运会上大放异彩?

  田径项目,被誉为“运动之母”,奥林匹克的皇冠;而百米短跑,就是这顶皇冠上的明珠。

  2021年8月1日,东京奥运会男子100米短跑半决赛,中国运动员苏炳添一战封神,创造历史的9秒83,亚洲第一人!无数国人在这一刻看到了摘下这颗“明珠”的希望。

  而苏炳添创造历史的百米赛道,也是中国奥运征程开始的地方。89年前,刘长春孤身一人远渡重洋,代表中国站在了1932年洛杉矶奥运会的百米赛道上。但三个月的海上航行让他状态大受影响,小组赛即被淘汰。

  世事变换,沧海桑田,直到1984年,中国才正式重返奥运会,实现金牌零的突破。尽管在中国在射击、乒乓等项目上实力强大,但在田径项目上,却一直处在弱势,只在关注度不高的女子竞走等项目上偶有斩获;而在关注度更高的短跑项目上,却迟迟未见成绩。

  北京体育大学原田径教研室教授熊西北曾在接受采访时指出,自上世纪80年代以来,中国短跑不是没有好苗子,但大多昙花一现,最主要的原因就是盲目加强运动员的训练强度和负荷,导致选手疲劳积累,伤病频发。中国短跑运动员的平均退役年龄一度只有22岁左右,“运动员的黄金期还没到来,就已经被练‘废’了。但很多教练员却坚信是中国运动员的短跑天分不够,没有天才运动员。”

  当时的国际体坛跑跳项目的整体格局,基本上是由黑人称霸。世界男子100米纪录长期由美国短跑运动员尤其是黑人运动员创造,进入21世纪后,牙买加异军突起,成为男子100米项目新的霸主。一时间,“人种决定论”“基因决定论”的说法广泛流传,国内短跑运动员禀赋不足,甚至成为了大众默认的事实。

  直到2004年雅典奥运会,飞人刘翔横空出世,一举夺冠,惊艳世人,击碎了“黄种人夺不了冠”的传言,他110米栏12秒91的奥运记录,至今未被超越。而在那届奥运会,邢慧娜也爆冷夺得女子10000米长跑金牌。

  但之后刘翔挣扎于伤病和流言,再也没有重返巅峰,中国田径也再未出现如刘翔一般的扛鼎人物。连续三届奥运会,中国田径一直没有突破性的亮眼表现,在100米、200米、接力赛这些大项上,更是鲜见中国选手的身影。

  直到东京奥运会,中国田径队的成绩忽然迎来了“井喷”式突破,男子100米,苏炳添跑出9秒83的成绩,一举打破黑人运动员对这一项目的长期垄断,将自己的名字写入历史。男子200米谢震业成功闯入半决赛创造历史,女子100米葛曼棋也史无前例地杀入半决赛,王春雨晋级女子800米决赛刷新个人最好成绩,男女4×100米接力也纷纷晋级决赛,创造纪录……

  径赛多点开花,田赛也不遑多让。老将巩立姣以20米58的成绩夺取女子铅球金牌,实现了中国田赛金牌零的突破;借着巩立姣的喜气,28岁的中国运动员刘诗颖以66米34的成绩,夺得女子标枪金牌,惊艳众人。这是中国标枪项目的第一块金牌,也是中国田赛的第二块金牌。

  事实上,中国田径队的突破爆发早有预兆。早在2016年的里约奥运会,中国田径队就开始“冒头”,取得了两金两银两铜的历届奥运会最好成绩;而在2019年的多哈世锦赛上,中国田径共取得3金3银3铜,位列奖牌榜第4,是26年来的最佳成绩。

  东京奥运会上大放异彩的背后,是中国田径队多年来不断提升整体实力,厚积薄发的结果。

  当苏炳添半决赛9秒83破亚洲记录,决赛再度跑进10秒时,所有人都在欢呼庆祝,为苏炳添加冕;只有一个人在深深地自责,他就是苏炳添的外籍教练——兰迪·亨廷顿。

  他说:“第一次经历这样的赛程真的非常难,特别是他的年龄,要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恢复体能。并不是说他的年龄是个问题,但这确实是体能储备的问题,对此我应该帮他准备得更充分。而我们做得还不够。”

  而王春雨在女子800米决赛跑出最好成绩时,第一个感谢的也是这位远程指导她训练的兰迪教练。王春雨说道:“当别人都不相信我可以做到的时候,兰迪相信我,他一直鼓励我,在他的心里,他觉得我可以战胜里面任何一个人。”

  不止苏炳添和王春雨,兰迪教练指导了中国田径的多个项目的运动员,他还是中国田径跳跃组的外教。

  尽管兰迪在本届奥运会才被中国观众所熟知,但是他加入中国田径队担任外教,已经有8个年头了。

  早在2009年,中国田径队就开始实行“走出去,请进来”的发展策略,聘请众多高水平外教,在国外建立训练基地,加强国际合作。

  截至2019年年底,中国田径队各个项目共聘请了17名高水平外教,在链球、跨栏、竞走等多个项目设有外教组。兰迪就是被中国田径队聘请的外教之一,他自2013年被中国队聘请为外教,一直工作至今,这是他离开美国后最长的一段工作经历。

  除了兰迪外,中国田径队的外教还包括短跑运动员谢震业和韦永丽的教练雷诺,竞走队外教桑德罗,跨栏组教练托德和投掷组教练麦克等人。

  在2020年受新冠疫情影响,中国田径撤回海外训练的全部队伍之前,中国田径队签约的海外训练基地有22个,常年随外教在海外集训的队伍达到10支近60人。这些运动员在海外训练的过程中,还可以就近参赛,赛练结合,与国际高手同场竞技,提升信心。

  中国田径队跨栏选手谢文骏就是在海外的比赛中找到了自信。他在外教雷诺的指导下,不断刷新个人最好成绩,在2019年6月的钻石联赛伦敦站比赛中击败各路高手赢得冠军。谢文骏坦言,能够在与世界高手的较量中战而胜之,让自己信心大有提升。

  2019年11月15日开始,谢文骏在美国菲尼克斯跟随外教安德瑞斯进行训练,训练周期到2020年的4月19日结束。在此期间,谢文骏还参加了2020年2月8日在美国纽约举行的2020“NYRR Millrose Games”室内田径赛,在男子60米栏比赛中,谢文骏发挥出,以7秒69的成绩获得亚军。

  引入外教,给中国田径队带来了更先进的理念和更高超的执教水平,但中国田径队的进步,还需要在更基础的制度层面进行革新,保证整个队伍的活力。

  据中国报道网2019年报道,为了备战东京奥运,优化备战管理结构,中国田径协会将原有的3个训练部门拆分为8个,落实管理责任,提高训练精细化和专业化管理水平。同时加大政策激励力度,教练员实行年薪制,运动员按年度大赛成绩和名次核定津贴并实施奖励,激发备战积极性。

  “并不是说外教来了之后,我们的运动员就出现了这么多进步。实际上,通过引进外教,也促进国内教练在训练理念、赛练结合思路等方面尽快向国际高水平靠拢,形成现在这种内外竞争、多种竞争的格局。”中国田径协会副主席田晓君曾在采访中说道。

  中国田径队各个项目大多分成多个组进行日常训练,有的项目有多个内外教组,有的教练手下还有多名不同项目的运动员,教练组之间、教练组内部的相互竞争和促进形成了田晓君口中的“多种竞争”格局。

  然而,一些成绩最好的运动员并不一定都在外教组。标枪运动员吕会会的教练是中国教练吕钢,拿下女子铅球冠军的巩立姣的主管教练则是中国女子铅球名将丛玉珍。短跑项目中除了苏炳添和谢震业外,也有一些优秀选手在国内训练,而且教练组之间是开放的,运动员可以进出调整。

  “更重要的是形成了不同组别不同教练之间的竞争,这是激发项目活力的一个重要举措。现在苏炳添是跟着兰迪训练,谢震业跟着雷诺训练,吴智强跟着美国的史密斯训练。我们找了不同的外教,主要的目的是为运动员寻找最合适的教练,然后尽快提高成绩。”

  创下百米9秒83的亚洲记录后,苏炳添把自己取得的优异成绩归功于兰迪·亨廷顿为主的教练团队。

  2019年因腰伤休赛一年多,以32岁高龄将亚洲百米记录拔高到9秒83,并且在决赛中再度跑进10秒,苏炳添如此不可思议的表现,除了他本人数十年如一日严苛地自我管理和不断训练外,他背后的团队功不可没。

  据悉,中国田径队为苏炳添配备了一个超过12人的高规格复合型团队,团队核心是教练兰迪·亨廷顿,此外团队中还有世界顶尖的康复师、体能师、医生、营养师、生物力学专家,和国内顶级的运动人体科研人员。正是这个团队,帮助苏炳添科学训练、调整理疗、确保他以最佳状态参加比赛。

  被广大网友称为“苏教授”的苏炳添,也在他的论文《新时代中国男子100m短跑:回顾与展望》中提到了这一点:“近年来,中国田径协会逐步完善了短跑训练保障系统,建立了有主教练负责,包括助理教练、科研、体能师、物理治疗师、按摩师、心理咨询师、营养师在内的复合型训练团队,并为复合型团队配备了先进的训练、科研和理疗和康复仪器设备。”

  中国田径协会主席段世杰此前在接受采访时表示,目前常年跟队服务的体能师、科研人员和医务人员达到近百人。同时,田径协会签约引入国际科研团队、医疗康复机构,并与国内32家科研单位和企业合作,为运动员训练比赛保驾护航。在两年前的多哈世锦赛上,中国代表团就配置了46人的保障团队,还将日常使用的大型治疗仪器都带到了多哈,这也为中国田径队创造历史性的好成绩提供了有力保障。

  除了针对运动员体能短板和伤病频发的医疗保障团队外,还有帮助运动员科学训练的技术团队。

  国家体育总局竞体司袁守龙在《体能训练数字化和智能化发展趋势》中介绍,美国田径协会从上世纪80年代就高度重视多学科攻关,聘请10名矫形外科与康复医学博士、8名生物力学博士、12名生理学博士、15名心理学博士、4名营养学博士、50个理疗师。

  团队采取分散和集中工作形式,每年进行全国性比赛数据收集,及时为教练员、运动员提供数据分析报告;每年召开训练科学研讨会,专家团队和教练员、运动员面对面研讨并开展跟踪服务。

  中国田径队在经历了早年间盲目加练,过度消耗运动员的时期后,开始向美国学习,“向科学训练要成绩”的口号一喊就是十多年,未曾动摇,而苏炳添的成功就是这一理念的结果。

  国家体育总局体育科学研究所研究员苑廷刚在采访中表示,每一项能力都可以通过有针对性的科学训练来提升。苏斌添之前的教练袁国强就非常重视训练和科研,他后来的教练兰迪·亨廷顿,以及谢震业和韦永丽的教练雷诺都是美国著名的“科研型教练”。

  他们的整体训练思路是,先搜集海量的世界顶尖短跑运动员生理生化及体能测试指标,打造短跑“冠军模型”。再将运动员与“冠军模型”进行比较,找到运动员生理生化指标、体能指标以及技术动作中的可提升项。

  在兰迪教练的“冠军模型”理论的指导下,苏炳添2014年换了自己的起跑脚。这一改变让他得以将最高速状态保持到后半程,一举突破了百米10秒大关。此后,兰迪又对苏炳添的技术、力量和体能进行了科学而客观的评测,帮助他改变跑动过程中的摆臂动作和脚掌落地后的发力方式,让苏斌添的百米成绩逼近9秒9。

  苏炳添的团队曾在社交网络上曝光了一段他训练备战的视频——视频中,苏炳添从压腿、拉伸到高抬腿,每一个细节都一丝不苟,甚至在适应跑道的起跑训练中,他还拿着卷尺反复测量起跑器到起跑线之间的距离,要求精确到毫米。

  尽管帮助苏炳添不断刷新纪录,但兰迪教练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却表示:“我只是2%的教练,我不是那个98%的教练。”

  他所指的那个98%的教练,就是各种科技训练手段。“就像F1赛车,每一场比赛之前都需要对车的各个部位进行最终的调整,这正是我在做的。我们用科技的手段,帮助运动员找到最好的技术与状态。”兰迪说道。

  田径场上极微小的突破,背后都蕴含着巨大的科技进步的力量。近年来,中国田径队引进众多顶尖的训练辅助设备,如气动阻力仪、短跑测力台等,帮助教练员更为精准地把握训练细节,提高训练质量。

  前文所述的“冠军模型”理论,就是在高科技设备的辅助下帮苏炳添不断突破进步的。

  教练在“冠军模型”的指导下,通过高科技仪器和设备对运动员体能、技术、恢复等各个环节进行全方位监控,据此发现问题、寻找差距、制定个性化的训练方案,进而恶补短板,全面提升运动员的竞技能力。

  曾用了3年才把百米成绩从9秒99提高到9秒91的苏炳添,在他的论文中分门别类地列举了他科学训练的常用仪器设备,多达19种。

  中国田径项目东京奥运会备战领导小组成员管连军接受央视采访时说道:“近些年,中国田径项目十分重视科技助力的作用,比如在训练中引用视频图像处理技术,更能精细化地分析运动员的技术合理性;引用数字化体能器材,更能量化对运动员的刺激强度;营养和恢复、心理与医学的介入,大大减少了运动员的伤病。可以说科学训练有效破解了运动员的技术瓶颈。”

  多年准备,厚积薄发,中国田径队终于在东京奥运会赛场上取得了多项突破,提振了国人在田径项目上的信心。然而必须承认的是,我国在田径项目上距离世界顶尖水平仍有差距。中国田径在本届奥运会暴露出的不足也必须认清,“优势项目少,争金面窄”的长期困境仍然存在,而传统优势项目女子竞走在本届奥运会的表现也未达预期,男子中长跑、男子三投(铅球、铁饼、链球)和女子三跳(跳高、跳远、三级跳远)等短板项目仍未有突破,无法参加奥运。

  有突破也有遗憾,无论如何,本届奥运,中国田径队的表现足够优秀,国人对田径项目也有了更多的期许。相信未来的中国田径项目,会涌现出更多像苏炳添、巩立姣、刘诗颖、王春雨一样优秀的运动员,在奥运赛场上奋发拼搏,为国争光。而巴黎奥运会,就在不远的三年之后,中国田径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