懂球网-懂球帝-体育网-福州派克斯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体育教育

“选择体育教育创业大概率选择了一条艰难的路”|创业者说

  创业本来艰难,体育教育创业也不会更容易

  创业本来艰难,体育教育创业也不会更容易。在正确的道路上坚持做不容易的事,这可能是体培创业者正在共同经历的真实体验。

  新年伊始,我们采访到创业者陈天宇,他是华南区某儿童体能品牌创始人,跨界进入体育教育行业2年,开设线下直营门店,并为当地幼儿园提供高质量的幼儿体育课程。

  春节放假期间,陈天宇回望过去2年的跨界创业经历,在“体教观察”分享了他的感受和观点。

  当时,他选择再次创业,几乎没有费太大的力气——用一本PPT募集到了足够的资金,并拒绝了那些第一次认识的人参与——此后,他在当地城市开设了一家少儿体能馆。

  他可能没有意识到的是,与2017年体教培行业融资盛况不同,从2018年到2019年,伴随着一级市场银行配资比例的下调,资本公司的钱已经不太好拿了,从前多见于创投媒体讲模式、风口、赛道的从事早期的公司创始人们,开始进入群体性的沉默期。

  “当时我给团队的说法是,如果1年之内,我没有拉到国内一线基金的天使融资,算我的失职”,陈天宇说道,“现在只能承认自己失言了。”

  从2018年底创业开启,陈天宇接触到的所有公司,几乎都开始要看财务回报,要利润基础,并且质疑线下体育馆规模化发展的能力。个别二次沟通层面的基金公司,也提前与创业者打好预防针——“模式很重的体育线下项目,大概率没法参与,但是我们会关注,多探讨”。

  如果儿童、青少年体育教育项目——在整体行业发展都如此早期的情况下,对财务数据有严格要求,那几乎等于说:所有体教创业项目都拿不到早期融资。

  “天使资金”或许未必变本加厉,但无一不是高不可攀,这或许是近2年来有过资方对话经验的体培行业创业者的统一感受。

  另一个严峻的事实是,体教机构的商业内功的确相对薄弱。在素质教育领域,家长都是“用脚投票”,体育项目从来不缺人报名,但为什么多年以来少有强势的体培机构品牌出现?绕不开的其中之一就是体教机构单店坪效的问题。

  “我把场馆都装满了,外人看着非常热闹,但是我盘点了一下却还没有开始盈利”,在校区经营一年之后,陈天宇意识到这个问题。当然,他不是第一个意识到体育机构财务模型问题的人,也不会是最后一个。

  2018年8月底,国务院办公厅发布《关于规范校外培训机构发展的意见》,被称为史上最严“禁补令”,其中对学科类校外培训机构的要求之一是:校外培训机构必须有符合安全条件的固定场所,同培训时段内生均面积不低于3平方米,确保不拥挤、易疏散等。教育部基础教育司司长吕玉刚接受采访时表示,这些都是底线要求,必须遵守。

  生均面积3平米,“国家线”要求之低,对于苦于坪效而难以创利的体育项目来说简直无法想象。坪效之辨,且不用和学科类培训相比,单论素质教育类的培训品类如美术、编程、主持人培训等,平均教室面积30平方米可以同时容纳10人授课,即生均服务面积3平米,但是体育机构中青少儿体适能机构即便只能做到生均10平米,也已然是体教机构中的优胜者——尽管仍不及前者坪效的三分之一。

  “目前,要从保证客户体验的角度而言,我所了解的优秀的机构,包括我们自己,能做到80平方米8-10人授课”,陈天宇补充道,“80平方米的单教室几乎是底线个孩子上课,但是对师资、教学动作安排、孩子(规则感)的要求都有点高。”

  线下教育机构的选址规则大抵相似,在同样的商业地段,坪效低的体育教育机构承租能力明显较弱。这导致体培机构要么选择人流偏差的选址,要么承受更大的经营压力。

  坪效是难题,人力也是。在经营压力之下,更多体育人把希望寄托在高级运营人才的“跨界”加入,但在整个教培行业都急需运营人才的背景下,这个希望显得遥不可及。“在行业人才的争夺上,K12学科类机构明显占优。上市公司多,品牌大,大多数从校招获取人才,名声响,而且很多校区级别的中层管理岗位都可以给到1-3个月的培训期”,这对绝大多数的体培机构来说,是不能承受的培训成本投入。

  盈利能力不足,就无法在市场中获得更好的人才,这几乎是商业铁律。“我们尝试自己培养有销售思维的教练员”,另一位体教机构创始人表示,“从目前条件来看,我们机构很难招到经验丰富的销售,只能做教销一体。员工要么就是嫌工资低,要不就是觉得业绩很难做。如果不能把教练的非课时间利用好(招生),那大概率就会亏损了。”

  或许作为体育机构的单店而言,一两个训练有素的销售人员就可以保证单店现金流的盈利,但是要把教练员培养成为“优秀教练+精锐销售”,无论怎么看都是难以快速复制的商业模式。

  “我们从一开始就坚定教销分开,但同时也意味着我们的销售岗的招聘、培训能力要同步跟上,同时门店消课能力也要匹配,否则增加的营销成本就无法覆盖”,陈天宇表示。

  与尚不明确的单店财务模型所并行的,是对儿童、青少年体育行业趋势性利好不断加磅。不可否认的是,儿童和青少年体育教育行业的商业政策利好,从中央到地方仍在不断出台,频率之快、数量之多、力度之大,可谓前所未见:

  1、《体育发展“十三五”规划》中指出,全国体育产业总值到2020年将超过3万亿元,其中体育培训规模接近2000亿元;

  2、2019年《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引发体育强国建设纲要的通知》中看到至少17次提到“青少年”;

  3、国家体育总局数据国家体育总局数据显示,每周参加1次及以上体育锻炼的人数占比为94.6%,校外参加体育锻炼和接受专业指导的比例为84.6%;

  4、2020年11月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的《关于全面加强和改进新时代学校体育工作的意见》,教育部体育卫生与艺术司司长王登峰表示,这份意见首次明确了体育中考的方向,而且要进一步扩大它的分值和影响力。学校的体育中考要逐年增加分值,达到跟语数外同分值的水平,在此基础上,通过不断总结经验,立即启动体育在高考中计分的研究。

  “这些利好其实验证了以往的判断,也是我们坚持发展的重要动力之一”,陈天宇表示。近年来,类似陈天宇这样跨界进入体培领域的创业者不在少数,行业利好在近3年不断加码,以及小家庭制和城市化的进程对青少年体育的市场需求,让未来5年的体育教育行业闪耀出“朦胧而梦幻的金光辉”。

  令人惊讶的是,多位受访者也对体教观察表示,其实更多的人有意愿进入这个行业,或是加盟,或是采购教资服务,或是体适能教具的采购方。疫情以来,无论是以To B业务为主的儿童体育品牌,还是以To C业务为主的线下门店,无一不向体教观察描述到:询盘量有明显的增加。

  疫情常态化的阴霾之下,教培行业整体遇冷,但是合作、加盟商询盘量的增加,“甚至让我们有一种感觉,就是疫情好像有机会让体育行业重生”,某儿童体适能加盟品牌负责人表示。

  或许就像管理学书籍《从优秀到卓越》中表达的那样,即使在一个前景及其黯淡的行业里,通过组织和文化的缔造,都不乏有优秀的企业可以走向卓越。可以想见,后疫情时代,仍然有大量的可能性,在等待着体育教育这个年轻行业中的创业者们。

  “我们现状不容易,但方向是正确的。说白了,我们还要为体培行业站台”,在采访的尾声,陈天宇笑称,“用行动和数据站台!”